從小學同學在圖書館塞給了我一本傲慢與偏見開始,珍奧斯丁的系列小說一直都是我的最愛

也開始了我的閱讀成癮症之路,一直到大學才徹底戒掉看書的毛病

<珍愛來臨>這部電影是後人根據珍奧斯丁和姐姐間的書信往來和一些手稿留存小說等,旁敲側擊出珍奧斯丁的戀愛故事

珍奧斯丁和姊姊一生未婚,在41歲時便因病去世,而在和姊姊往返最多的書信中很多也被銷毀了

有人說珍奧斯丁和勒佛里先生就是<傲慢與偏見>裡伊莉莎白和達西先生的原型

喜歡<傲慢與偏見>的人一定也會喜歡<珍愛來臨>,因為兩者故事的脈絡似乎有些相似,不同的只是現實永遠不如想像世界的美麗圓滿

珍是一個愛好寫作的女孩,她的父親是地方上的一位牧師,家境並不是非常富裕

珍和姊姊卡珊德拉是彼此最好的知己朋友

在電影的前半部幾乎和<傲慢與偏見>有一些雷同

譬如說珍的母親幾乎就是班納特太太的翻版,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有錢人家的紳士

地方望族的格雷善夫人也可以對應到尖酸刻薄的狄堡夫人,她希望珍嫁給自己的姪子間繼承人---衛斯理先生

珍嚮往的是自由戀愛、而她母親則是認為為了愛情放棄麵包是愚不可及的行為

他們之間有一段對話很讓我印象深刻

在珍拒絕了衛斯理先生的求婚之後,她的母親非常憤怒

Mrs. Austen: There is no money for you. 

Jane: Surely something could be done.

Mrs. Austen: What we can put by must go to your brothers. You will have nothing, unless you marry.

Jane: Well, then I will have nothing. For I will no marry without affection, like my mother!

Mrs. Austen: And now Ihave to dig my own damn potatoes!

Mrs. Austen: Would you rather be a poor old maid? Ridiculous, despised, the butt of jokes? The legitimate sport of any village lout without a stone and an impudent tongue?

Affection is desirable. Money is aboslutely indispensable.

Jane: I could live by my own...

Mrs. Austen: Pen? Let's knock that notion on the head once and for all.

男主角勒佛里先生是珍隔壁鄰居家的姪子

他在倫敦求學接受訓練,準備成為一名合格的律師

勒佛里家境貧困又擁有眾多的兄弟姊妹,他仰賴大法官舅舅的經濟支援來完成學業

在倫敦衣食無虞的勒佛里在五光十色的環境下變得有些荒誕不羈,而被大法官舅舅懲罰性的送到鄉下親戚家

珍和勒佛里的相遇一開始並不是那麼美好

在珍為大家朗誦她的作品時,勒佛里第一次闖入了她的生命裡

他無理的一臉厭倦不耐,甚至在結束後批評了幾句恰巧被珍聽到了,這激怒了愛好寫作的珍,一個和傲慢與偏見很相似的情節

在勒佛里眼裡這只是一個登不上大雅之堂的鄉下小地方,他心心念念的是倫敦精彩的生活

兩人從一開始的針鋒相對到後來漸漸被對方吸引

勒佛里似乎就是珍嚮往的愛情。

然後就是大家料想的到的劇情

這部電影和珍奧斯丁的每本小說一樣,沒有什麼大奸大惡之人

有的只有因為在不同立場所發展出來如命運捉弄般的行為

一位男士寄了一封毀謗珍的信給勒佛里的舅舅,因為他愛慕珍

勒佛里的舅舅冷酷的阻止勒佛里求婚,因為他認為珍是個攀龍附鳳、愛慕虛榮的女人

他們各有各的出發點,但又讓人難以責備

正途走不下去的兩人意圖私奔

但終歸還是意圖

在半路上,珍發現了第二封徹底改變他們命運的信

一封勒佛里母親寫來感謝勒佛里經濟援助的信

珍無法自私,在她知道勒佛里的家人多需要他之後,她無法用私奔來毀了他的一生

在休息的驛站,她丟下了勒佛里上了返鄉的馬車

兩人自此分道揚鑣。

 

這是珍奧斯丁自己的故事,不是她筆下的小說

人生無法像小說裡的達西先生和伊莉莎白一樣都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有人說珍奧斯丁是因為勒佛里先生而終生未婚,但這也只是人們浪漫的想像,事實是什麼我們也無從知道

兩人再度相遇已經是十多年後了,勒佛里帶著他的女兒在一場音樂會結束後和珍相遇

故事停留在珍為眾人朗誦了一段<傲慢與偏見>裡的內容,站在對面的勒佛里認真地聽著

他們的初次相遇,勒佛里輕佻的打斷珍青澀的朗誦

多年後再次相遇,他一字一句的認真聽著似乎在訴說著他們過往的遺憾。

She began now to comprehend that he was exactly the man who, in disposition and talents, would most suit her. His understanding and temper, though unlike her own, would have answer all her wishes.

It was an union that must have been to the advantage of both. By her ease and liveliness, his mind might have been softened, his manners improved, and from his judgment,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of the world, she must have received benefit of greater importance.

But no such happy marriage could now teach the admiring multitude what connubial felicity really was.

後記

勒佛里後來娶了妻子生了八個孩子,也成為了愛爾蘭黃作法庭首席大法官

他的長女叫做Jane Christmas Lofrey,有人說是因為他和珍在聖誕節相遇,電影裡也很隱諱的點出這個說法

年老後的勒佛里對侄子承認自己曾愛過奧斯汀,他說:「那是少年之愛。」

很喜歡網友把珍愛來臨做成紅髮艾德Perfect的MV

我就是因為這個MV入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維尼 的頭像
許維尼

旅遊癖患者維尼的玩耍日記

許維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